拉霸360

来源:点石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9-12 09:15:10

广州万隆网研究员相信,随着中国资本市场市场化进程的加快,恶意收购案例将会更多地涌现出来,而这对鞭促和激励上市公司管理层认真运作企业也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财经3月22日沪综指早盘开于1289.46点,低开0.96点;深成指早盘开于3366.65点,低开4.21点。沪综指最高1291.99点,最低1281.13点,午盘报收于1290.88点,上涨0.04%,截至上午收盘,沪深股市主板共成交87亿元。

消息面上:2006年3月21日财政部新闻办公室经国务院批准,日前,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下发通知,规定自2006年4月1日起,对我国现行消费税的税目、税率及相关政策进行调整。详情请见:我国对消费税政策进行重大调整

今日,中海海盛、国电南自等12家公司分别公布了股权分置改革方案沟通协调情况并相应地提高了对价。详情请见:12家公司调整股改方案平均对价在10送3以上

大盘方面:早市深成指和沪综指分别以3366.65点和1289.46点开盘,随着中国石化等指标股调整,大盘先抑后扬,成交量较昨日有所缩小;技术上看,大盘回调至五日均线,受到强劲支撑,大盘在千三关口之前展现出强势整理态势,预计后市大盘在充分蓄势之后仍有上冲千三的可能。

个股方面:盘面看,G鑫茂、力源液压、G茉织华、聚友网络封于涨停;资源板块行情有所深化,有色金属板块和糖业板块表现活跃,其中江西铜业、G云铜、G包铝、G关铝、G宝钛、贵糖股份、南宁糖业处于涨幅前列;此外,盘中受聚友网络涨停影响,科技板块盘中出现异动;而今日指标股中G民生、G招行早盘小幅冲高后陷入调整,中国石化探底回升,引领大盘窄幅震荡;此外前几天大涨的迪斯尼概念股出现明显调整迹象,投资者注意回避风险。

女友落水后死了,身为游泳教练的男人一走了之。此后的四年多,他一直缄口不提此事。钟平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心理历程?当事人在清晰地记得1999年12月26日的事发场景的同时,他说,他的人格在这四年多里被极大地扭曲,隐瞒真相是因为极度恐惧……

据钟平回忆,1999年12月26日是个星期日,那天上午9点多,龙龙如约开着她姐夫的红色夏利车来到钟平家,钟平带上望远镜一起直奔延庆县官厅水库。

中午12点左右,二人来到官厅水库耿家湾河汊南岸,沿着厚厚的冰面远远望去,成片的野鸭正在冰上嬉戏着(记者经调查得知,野鸭不可能在冰面上玩耍,野鸭呆的地方叫“涧口”,一般不结冰,即使结冰冰层也很薄)。二人在冰面上玩了半个多小时后,钟平提出将车开到对岸去,顺便可以近距离看野鸭。

“在一个像半岛的陆地前,我先走了七八十米,看了看冰结得挺厚,里面有气泡,足有30厘米厚,认为小轿车开上去没问题。龙龙坐到副驾驶座上,我以时速50公里的速度向对岸开去。成群的野鸭子看见汽车开过来,一下都飞了起来。我们俩兴奋极了,尤其是龙龙,她在我旁边欢呼着,眼睛看着天空。就在这时,突然咔嚓一声,车不走了,水很快从车门下面灌了进来。我一看坏了,冰破了,赶紧对龙龙喊快开门,她说开不开。就在这一瞬间,水已经上了汽车机器盖了,我赶紧往下摇左后车门的玻璃,我喊憋住一口气,这时,车已立了起来,我一只手抓住她的后腰往出推她,眼前一黑,红光一闪,手空了。我以为她出去了。这时,我的两耳感觉像针扎一样痛,车已经沉到底了。我摸到车玻璃框后,从里面钻了出来,脚下一蹬,划了七八下钻出了水面,先咳了两口血。过了大约2分钟,我才看清东西,向四周一看龙龙没有出来,我想再下去救她,但我当时无法憋住半口气,实在已经没有能力救她了。”

钟平说,他上岸后,浑身都已结冰,他强撑着走了近9公里的路,找到一户人家求助。他谎称自己钓鱼时掉进了冰窟窿,那户人家对他提供了帮助,并用车将他送到了延庆县城一家澡堂。之后,他没有报案就返回了北京市区,并一直将此事隐瞒了下来。

2006年2月28日,延庆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这起离奇的河底沉尸案,公诉机关指控钟平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龙龙的家人刑事附带民事索赔62万余元。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3月19日,仍在取保候审阶段等待判决的钟平,在他西城区某家属院的家中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今年56岁的钟平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年龄要老许多,但精神饱满,说起话来滔滔不绝。

“两三年了,我们处得一直很融洽。她热情活泼、爱玩,我也爱玩,我们在一起就好像回到了童年,一起看影展,看画展,讨论摄影、音乐,常常在周末一起外出游玩。”

“我从事游泳教练二十多年,从水中救过3个人,事发时我只要有一点可能,也不会那样。我也想过报案,可我是一名游泳教练,我当时就是极端恐惧,怕别人指责我,怕承担责任。”

据钟平讲,案发后的四年半时间里,他背负着内心的谴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每天白天伪装得像个人,但一到晚上,他就睡不着。他常常一看见夏利车就会发愣。“我的人格在这四年多里被极大地扭曲。我认为事情不会就这样结束,随着天旱的发生,沉车迟早会浮出水面,警察迟早会找上门来。”

尘封了四年多的案子终于浮出水面,龙龙亲人委托的律师在当庭陈述中提出了数点质疑。“人命关天的事,他既不救人,也不报案,一直隐瞒四年半,直至案发,他到底居心何在?”钟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一回应相关疑点:“我和龙龙两情相悦,同坐一车,同时落水,我得以侥幸逃生,难道一个幸存者就没有活的权利了吗?”

2006年2月28日,延庆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离奇的河底沉尸案,公诉机关指控钟平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龙龙的家人刑事附带民事索赔62万余元。法庭上,刑事附带民事原告律师张志平针对钟平的陈述提出数点质疑:

一、根据现场勘查情况,汽车车门可正常开关,挡位在空挡上,手刹放下,被害人在后右座上呈坐姿。根据常识,一个意识清醒的人,即使有心寻死,在落水的刹那间,也会因呛水或憋气的痛苦导致肢体做出条件反射,痛苦地挣扎,而受害人却能安静地“坐以待毙“,直到打捞出水,仍保持坐姿,这说明了什么?

二、钟平称自己当时“体力不支到无法呼救”,在刺骨的冰水里泡了30分钟,又在冰面上躺了十几分钟,但他竟能步行近九公里,浑身结冰仍能准确表述求救,还编出“钓鱼坠冰窟”的谎话。

三、大家都知道,野鸭子是在水里活动,即使有冰,也要砸出个冰窟窿来,如果当时河面上真有上百只野鸭子,钟平应该能判断出俩人开车穿越冰面的危险性。

四、该案发生时距事发已相隔四年半,令人不解的是钟平一直未向公安机关报案,也未向任何人求救抢险,数年来他一直隐瞒着“惊天秘密”,若无其事地生活在龙龙死亡的阴影中,为什么?答案只有一个,“两全相害取其轻”,他惧怕杀人偿命,只能选择隐瞒到底。

作为受害人家属的代表,龙龙的哥哥龙先生参加了庭审。事后,他满含悲愤地说:“龙龙的住处是钟平安排的,我们家人当时不知道,在2000年1月得知龙龙失踪后,我们找他了解龙龙的情况,他矢口否认最近见过龙龙。人命关天的事,他既不救人,也不报案,一直隐瞒四年半,直至案发,他到底居心何在?”

钟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针对受害人家属提出的质疑以及公诉机关的指控,做了一些解释,他认为自己无罪。

——“我为什么没有向龙龙家人说实话?一是我惧怕承担责任,二是龙龙生前曾告诉我她是一个孤儿,她现在的家庭和她关系不好,虽然这一点现在经过警方调查已经排除,但当时我担心她家人知道这件事后会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当时我从水中冒出头来,咳了两口血,两眼直冒金星,什么都看不清,过了两分多钟才有了影像,那种情况下,我实在没有再憋半口气的力量,怎么能再下水救人?在冰上休息了一段时间后,我出于求生的本能,步行了三个小时才得到帮助,如果直到这时还找不到人来帮助我的话,我可能就冻死了。这种时候的生命力一般人是很难想象的。”

——“如果我是故意毁灭证据,我怎么可能将车牌、龙龙的驾照以及我的望远镜这些重要的物证留在车上呢?即使当时没有拿走,事后我也可以想办法将这些物证拿走。”

——“我当时不可能知道河上有‘涧口’,冰的厚度是我实测的,冰层里有气泡,是经过一层一层冻起来的,而且当时我还看到沿河岸的冰上有很大很长的车辙印,我认为汽车开过冰面是没问题的。”

——“检察院起诉书中指控我过于自信,导致事件发生。当时我根本没想到车会掉入水里,如果对这种危险有丝毫预见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涉险的。我的行为怎么能构成过于自信的过失致人死亡罪呢?我和龙龙两情相悦,同坐一车,同时落水,不过是我得以侥幸逃生,而且我实在没有力气再潜回六七米深的水底继续抢救她,不存在我有过错将她致死的情形。我何罪之有?难道一个幸存者就没有活的权利了吗?”

记者在北京市游泳运动学校2006年2月27日《关于钟平工作情况的说明》中看到钟平担任教练工作二十多年间,“教学训练和安全管理是严谨的,从未发生过责任事故”,钟平还曾“多次荣获原国家体委和现国家体育总局授予的各种奖励”。

3月17日,延庆县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警方在侦破此案的过程中,多方搜集证据,形成了人证、物证以及犯罪嫌疑人钟平的口供等证据,侦查终结后,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将钟平移送检察机关。但是由于犯罪嫌疑人长达数年隐瞒事实真相,导致一些重要的物证灭失,给公安办案造成了很大的困难。目前警方对钟平离开现场后的情况进行了查证,查证结果与钟平的供述一致,但前期情况无法查证。警方认为,钟平如果及时报警,对搞清楚事实肯定有利,认定他行为的性质不一定是今天的这个结果。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兴良认为,目前我国的刑法对犯罪人逃避制裁没有规定追究责任,法律也不应当就此进行专门规定,因为犯罪人逃避制裁是很正常的,但是根据这一情节法院在量刑上可以酌情考虑。另外刑法规定,在有关部门没有立案侦查的情况下,如果犯罪人隐匿超过一定时效就不能追究其刑事责任。过失致人死亡罪最高刑7年,涉及这一罪名的犯罪人如果在10年内没有暴露,就不能追究刑事责任。

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劲松在谈到此案时认为,目前检方指控的过失致人死亡罪证据不充分,从基本案情分析,没有证据证明钟平有过失致人死亡的行为。因为受害者到底是如何与汽车落水的,目前只有钟平的单方面陈述,能认定的只是死者的死亡与钟平有关系,而且事后钟平隐瞒了事实,直至案发。李劲松律师建议检方重新考虑此案的性质。

中新网福州三月二十二日电(记者陈勇)央行副行长吴晓灵日前表示,将逐步扩大银行投资的基金公司试点,促进储蓄向投资转换,为股市拓宽资金渠道。其中逐步扩大银行投资的基金公司试点引起了市场的想象。

事实上,自从去年工银瑞信核心价值基金、交银精选、建信恒久价值等三家银行号基金相继成立运作后,业内人士就开始预测银行号基金的后续援军,还流传着不同版本的试点银行名称,当然包括目前A股市场上的银行股。

由于银行号基金拥有独特的销售网点优势,募资能力较强,交银精选初募规模达到四十九亿元。而且,银行号基金还通过与外方合资,引进国际上较为成熟的投资理念。

不过,市场对银行号基金的作用也存在着一定的分歧,据悉交银精选基金的规模一度从成立之初的四十九亿元下降至二十五亿元。从相关银行号基金去年四季度投资组合报告来看,投资思路并无特别之处,青睐的还是如中国石化(资讯行情论坛)、青岛啤酒(资讯行情论坛)、G长电(资讯行情论坛)等股票。

即便如此,银行号基金援军整装待发的信息依然有望激发市场做多欲望。根据相关信息分析,未来银行号基金试点工作一旦提速,将带来更多的买盘,这也就成为大盘上涨的底气之一。

而且,从盘面来看,银行号基金的成立也有望形成新的市场热点,比如说中石化大涨的背后就有银行号基金的推动。同时,银行号基金对中材国际(资讯行情论坛)、王府井(资讯行情论坛)等一批二线新生代的蓝筹品种也有积极的推动力。

其实,曹鹏是一个颇有心计的人。被警方抓获后,他曾经供述,认识黄艳之后,就有了将其杀害的欲望。曹鹏认为,只有将黄艳杀了,两人的情感才能得以“圆满”。他觉得不管两人的感情如何好,但这些全部是表面现象,只有死去,两人才能永远在一起。

为了达到这样一个目的,7月21日,曹鹏给黄艳写了一封逻辑混乱、语句不通、全文分3段的“绝笔信”。信中,曹鹏表达了厌世的想法。7月23日,黄艳的博客只有短短几行:“一直没有接到他的电话,我的心紧张到了极点。我觉得他不应该有事的,我一下子反而茫然了。”不过,黄艳并没有失去还有的一点理智,她在矛盾中挣扎。7月24日,黄艳记录下了这样的文字:“我心中的焦虑,已经变成了一种想法:‘这根本就是一场骗局’,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其实我还是不相信他会骗我。”“不是别人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而是我自己充当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四个多月断断续续的相处中,我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年龄以外,其他一无所知。”

8月2日,黄艳平静地思考了自己,“我都分辨不清楚了,我只知道我正在一步步偏离我目前的生活轨迹。想到丈夫,我心里满是内疚,但我却是自私的,并没因为内疚而放弃自己的感受。”

这种矛盾在曹鹏8月18日再次给她写了一封信以及两天后丈夫回家看她时达到高峰。曹鹏信中的文字让黄艳激动不已——“我爱你胜过我自己,我爱你!!爱你在今生今世!来生来世!永生永世!”8月20日,在外工作的丈夫回来看黄艳。黄艳说:“见到丈夫本应该是件高兴的事,但我出奇地烦躁不安。无论他做什么说什么,我都很烦很反感,态度极为不好。”

毕竟夫妻一场,黄艳也有点不安,“虽然我真的很心痛丈夫,但我无法帮他。我现在的花销几乎都是丈夫的,我还那样对他,的确是自己过分了。我想他此时一定很迷茫很无助,可我无能为力,我因此而烦躁不安。”接着,她又写道,“想到丈夫,我又开始担心华了。怕他冷,怕他感冒,怕他吃不好睡不好,更怕他胡思乱想,他在做什么呢?如果他知道我在想他,他的心情一定会好些的,他能感受到我的担心吗?应该能吧?一定能!”

黄艳首次想到了要和曹鹏分手。过了几天,在一次吃晚饭的时候,她小心翼翼地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曹鹏,两人为此大吵一架。

8月30日,这是黄艳最后一次写下博客的日子。她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在这半年(里)弄乱了三个人的生活,如果这是天意,那么接下来的路又在哪里呢?”9月5日,黄艳为曹鹏过了29岁生日。

9月6日,对网恋已彻底失望的黄艳对曹鹏说:“我们分手吧,现在我们的关系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呢?我今后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曹鹏听了这话后,默默无语,他感到他俩的关系到了一个了结的时候了。

在向警方的供述中,曹鹏这样回忆了行凶的过程:9月7日上午9时许,曹鹏看了一眼还躺在床上的黄艳,然后将手伸到枕头下面,摸出一根窗帘绳子来,然后做出开玩笑的样子,将绳子套在黄艳的脖子上。他边和黄艳开着玩笑,边将绳子越勒越紧……可怜黄艳至死都不明白与她交往几个月的网络恋人曹鹏在和她认识之初就有了杀死她“与她永远在一起”的想法。黄艳死后,曹鹏用电话线将她的手、脚捆起来,然后用毛巾将头部包起来。

他向警方供述,这样做的目的是,“我听说人死后,如果尸体很快就冷了,那这个人就会进入天堂,我不想让她进天堂。”这些事做完之后,曹鹏抽了两支烟,然后将冰箱从客厅拖到卧室,把冰箱冷冻室腾空,将尚未僵硬的黄艳塞了进去。不愿意黄艳尸体冷得太快而上天堂,却又将尸体放在冰箱里,曹鹏对此始终无法解释清楚。

随后,曹鹏有条不紊地安排自杀:他吃了安眠药,然后将厨房里的煤气罐搬到卧室。就在这个时候,黄艳的母亲因为接到女儿单位上同事的电话称黄艳已有几天没上班了,遂来黄艳的住处查看。听到开门的声音后,曹鹏跑到厨房里意图跳窗自杀,但他被黄母等人拉住……

如此残忍的曹鹏,在家庭、邻居和朋友眼中是什么样的印象?记者前往曹鹏家进行采访。曹鹏的家在二环路北一段附近一栋旧居民楼。开门的是一位80多岁的大爷,他是曹鹏的爷爷。“你找曹鹏吗?他出事了,警察说他和一宗杀人案有关。”曹大爷说,前段时间曹鹏对父母说要去广东打工,后来就一直没见过他。

记者说明来意后,曹大爷显得很着急:“曹鹏到底犯了什么事?我们家里并不缺钱,平时也没听说他和谁有仇。他好交朋友,肯定是帮朋友忙才出的事。我们家两代单传,真是作孽啊!”记者不忍将全部事实告诉眼前这位老人,只得说对此事尚不清楚,警方还在调查。

曹大爷叹了口气,向记者介绍了曹鹏的成长经历。1976年曹鹏出生后不久就被送到外婆家,外婆家对他特别宠爱。“曹鹏几岁了都还让家里亲戚背着上街。”曹大爷认为,正是亲家的溺爱,让曹鹏养成了娇生惯养的性格。从初中开始,曹鹏贪玩、自制力不强的弱点便逐渐显露。初中毕业后,曹鹏到一所技校念书。1997年,技校毕业的曹鹏到宜宾武警部队服役,3年后复员回到成都。此后,曹鹏在市内找到一份保安工作,但并不稳定。

“曹鹏回成都后有没有女朋友?”记者问。“前前后后谈了几个,但交往时间都不长,他说自己还不想结婚。”曹大爷说。记者问,曹鹏在家一般会干什么。曹大爷叹了口气说:“他和我们没什么话说,我们都老了。听他爸爸说,曹鹏一回家就躺下睡觉,起床后就出门,根本不愿意和父母交流。”

“我现在已经不愿再想这件事,毕竟他(指曹鹏)给双方家庭带来的痛苦已经够大了,无论法律最后怎样惩罚都该由他自己承担。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两位老人,老人身体都不好,家里一直都瞒着他们,如果让他们知道真相,肯定会被气死。”曹父的声音很低沉,甚至不愿提起儿子的名字。

这是一个令人倍感沉重,也发人深省的案件。随着电脑走进千家万户,越来越多的人拥有了自己的网络世界。但是在很多时候,对于这个虚拟世界,我们还缺乏足够理性的认识。当我们撕下面具,从现实走进网络,沉湎于QQ,或者在聊天室里倾诉,仿佛那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于是,我们的生活被割裂成两半,一半虚幻,一半现实。

套用一句已经泛滥成灾的台词:如果你爱一个人,那么就请他去上网,因为那里有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那么也请他去上网,因为那里有地狱。当新闻中的主人公黄艳在百无聊赖之际闯进QQ,并遇到“善解人意”的知音“华”时,显然她认为自己找到了梦中的天堂。因此,她乐此不疲,神魂颠倒。但是,当这个爱她爱得“可歌可泣”的男人原形毕露,最终令她命赴黄泉,网络显然成了她不曾料想的地狱。

那么,网络是天堂还是地狱?或者它有时是天堂,有时是地狱?其实,网络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它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它就是活生生的现实。

通过新闻不难发现,悲剧虽然因网络而生,但罪魁祸首并非网络。实际上,整个案情的发展都是现实生活的继续。无论是受害者或者凶手的网上表现,都可以找到现实中的影子。比如,黄艳遇到生活和感情的低潮期:工作上,回家待业;家庭中,经常与丈夫发生争吵。于是她转而到网络寻找慰藉。而曹鹏呢?从小娇生惯养,无稳定工作,与家人关系冷淡,上网成了一种情感补给的方式。而且从他的所作所为来看,令人怀疑他心理健康存在问题。这样两个逃避现实的人在网络上的相遇,酿造了最后的悲剧。毋庸讳言,几乎所有的网络案件都可以找到背后的社会现实根源。

必须清醒地意识到,网络只是现代技术给我们搭建的一个相互交流和沟通的信息化平台。它不是天堂,所以你不要心存无谓幻想,自欺欺人地沉湎于虚拟世界;它也不是地狱,因此也不必视为洪水猛兽,惟恐避之不及。它就是现实生活的延伸,是真实世界的一部分。和现实生活中许多故事情节一样,网络在带给我们便利和惊喜的同时,也存在诸多温柔陷阱。理性认识网络,清醒把握现实,回归生活常识,这也许就是本案带给我们的血的教训。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indian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